首页->诚信建设

(诚信建设万里行)不让“老赖”再赖下去

来源:人民日报   2018-07-27

  欠了银行20万元,浙江省苍南县的饶某一直赖着没还。这几天,他突然改主意了。

  原来前不久,饶某喜从天降:儿子考上了名牌大学。很快,又忧从中来:学校表示,饶某欠钱不还,上了诚信黑名单,可能导致儿子无法被录取。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饶某立马还清了欠款。

  对于失信被执行人,相关部门为何要采取“父母失信,子女受限”这一招儿?

  “一桩案子经法院判决后,不少‘老赖’为躲避执行,招数五花八门,有的还会暴力抗法,完全置法律和被害人的权益于不顾,行为恶劣。”采访中,诸暨市法院副院长何炯珉的感慨,说出了不少法官的心里话。

  本人躲起来,资产藏起来,暴力抗拒执行

  为了规避执行,“老赖”们有哪些方法?搬迁、更名、隐藏资产……这些都是常用招数。

  何炯珉给记者讲述了一个案例:半年前,市民俞某向朋友借款3万元后就“消失”了。对方向法院起诉并申请强制执行后,承办法官多次尝试联系他,却发现他电话不接,名下也查不到房、车信息,银行账户也没有余额。最后经多方查实,才发现俞某将资金全部转移后躲到了外地。

  除了人躲起来,还有一些“老赖”则试图把资产藏起来。台州市中院执行庭庭长陈公辉感慨:“对于亟待赔偿的受害人,他们从不关心。”

  2016年1月,台州市三门县的毛某被林某撞伤,后被鉴定为一级伤残和颅骨缺损十级伤残。法院判决林某赔偿83万余元,林某虽有一定履行能力,且法院3次对他采取司法拘留措施,但他一直拒不赔偿。“因为没钱治病,我丈夫硬被‘拖’成了植物人!”说起林某,受害人毛某的妻子愤怒不已。

  与通过躲藏来规避执行的“老赖”相比,更让执行法官头疼的,是很多“老赖”公然拒不执行,甚至采取暴力手段抗拒执行。

  去年6月,诸暨市法院执行人员对“老赖”王某名下的房屋下达了腾房通知,可为了抵制执行,王某直接将患有癌症的亲属搬进了房屋,还有10多名亲属大喊冤枉、谩骂执行人员。

  这边,执行人员多次强制执行不成。那边,案件受害人孙某因为讨不回钱款,自此生意一蹶不振。

  除了侮辱、谩骂,有的“老赖”甚至对执行人员大打出手。

  多举措让“老赖”一处失信、处处受限

  “‘老赖’是让受害者无法保护自己利益、司法机关无法落实执行的罪魁祸首。”对于“老赖”,浙江省委党校法学部教授林学飞表示,抗拒执行,是对全社会信用的挑战,也是对法律的亵渎。如果不有力打击,长此以往,将严重影响社会信用环境,甚者造成财产损失和不良风气形成。

  为了打击“老赖”现象,浙江采取多项举措严惩失信行为。

  “你所拨打电话的机主已被三门县人民法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请督促其尽快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这是近年来台州市三门法院为“老赖”私人定制的一款手机彩铃。

  浙江多地利用微博、微信、手机彩铃、电视台等媒体,不断增加“老赖”“知名度”。躲了一年多的李某主动给法官打来电话要求处理案件。

  曝光之外,还要让“老赖”一处失信、处处受限。“老赖”想要参加招投标?想要乘坐飞机高铁?想让子女就读民办学校?统统不行!目前,浙江多地已采取措施,对“老赖”多方面行为进行限制。在台州,法院就明确了90多项惩戒措施,对“老赖”在从事特定行业或项目、政府支持或补贴、任职资格、准入资格、特殊市场交易、荣誉和授信等方面予以限制。

  对于“老赖”把资产藏起来的行为,浙江亦有应对措施。2017年,浙江实施“点对点”查控机制。此后,法院与公安、国土、房管、银行等协助单位实现了网上信息联通,执行财产查控速度大大提升。

  织就一张密集的“受限大网”后,很多“老赖”已经采取配合的态度。为此,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与浙江省公安厅建立院所合作机制,对“老赖”开展矛盾化解工作。

  重手段严惩“老赖”失信行为

  炎炎夏日,衢州市龙游县法院执行人员多次上门准备清退“老赖”徐某的工厂,徐某却纠集10多名员工赖在工厂不走。怎么办?县法院随后会同县供电公司对厂房采取中止供电的强制措施。断电后,热得冒汗的“老赖”们再也扛不住,乖乖腾空了厂房。对于拒不执行的“老赖”,浙江各地法院加大与公安、国土、房管等部门的联动力度,执行效果大大提升。

  对部分暴力抗拒执行的“老赖”,浙江则不断增强执法力量。在杭州市江干区,就推出了由1名法官、多名执行员和司法辅助人员构成团队办案模式。职责分明、协同作战、快速集约的执行新模式,使得执法力量得到充实。在丽水市,市中院和莲都区法院整合了执行力量,对执行工作实行统一立案、统一查控、统一分流。从“各自为战”变“合成作战”后,执行工作取得了“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人员齐备后,惩处的相关制度也同步跟进。台州市法院出台了“六个一律”惩戒规定:对拒不申报、规避执行、抗拒执行等6种情形,一律予以法律制裁。2017年至今,台州市法院对拒不履行生效判决、裁定的被执行人拘留5542人次,罚款5362人次。

  尽管执行力度不断加大,但“赢了官司却拿不到赔偿款”的情况仍然存在。亟待赔偿的受害人的利益如何保障?2017年12月,宁波市中院与保险机构签订《司法援助保险合同》。此后,法院在部分“执行不能”案件中引入保险理赔机制。对特别困难的当事人,还可在理赔基础上再给予司法救助。

  “解决‘老赖’问题,仍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参与和努力。”林学飞建议,我们应该大力倡导法治观念,引导大家养成遵纪守法和诚实守信的良好风尚;同时,要提高执行队伍的专业素质。另外,通过信息化建设推动执行查控,建立各行、各业、各人的收入核对系统,让“老赖”无法再隐匿资产,推进执行顺利完成。


责任编辑:冯伟达
  • 微信图片_20180626113141.jpg
    吴挨义相片.jpg
  吴挨义,男,呼和浩特市土左旗四季青蔬菜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理事长。他是一个心中始终装着父老乡亲,在事业上永不止步,有成就后不忘回报社会的热心人,他用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