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明创建->文明城市

一方站台上的城市风景见证包头市城市文明进程

来源:包头晚报   2017-12-21

  从没有站牌靠吆喝到纯手工公交站牌出现,从一根铁杆加一块铁牌到不锈钢玻璃式简易站牌“上岗”,从有了可以遮风挡雨的公交候车亭再到第一个蒙古包造型站台的打造。如今,包头已设有公交线路61条,公交站牌4000块,公交候车亭1390个。未来,包头或将出现智能电子站牌,站牌上不仅能够清晰地看到整条线路的运行详情,还能滚动播放线路的运营情况……

赛汗塔拉城中草原前的公交候车亭成了一道风景。图片来源:包头晚报 祝家乐/摄 

  铁站牌凝铸时代记忆 

  谈到包头市公交站牌的变化,70多岁的市民张先生深有感触。“20世纪50年代,包头还没有像样的公交车呢,更别说站牌了,拉人全靠吆喝,坐车全靠招手。”说起这段经历,他思绪仿佛一下子回到了60年前。

  张先生告诉记者,那些年,公交车没有站牌约束,只有几条固定行驶路线,途中遇到有人招手也会停下来拉载乘客,大家亲切地称之为“招手车”。

  虽然难以考据包头市最早的公交站牌出现在什么时间,但公交人确切地记得,第一批公交站牌是纯手工制作的。“站牌就是一块儿铁皮牌子,牌子上手工刻着字,显示出各站点,虽然不规范,但坐车有了固定点。”对于包头市出现的第一批公交站牌,包头公交运输集团站管中心的刘玉兴记得很清楚。

  1954年,包头市有了第一条公交线路,就是现在4路线的雏形,它的出现是为了方便糖厂职工上下班,更接近于现在的通勤车辆。慢慢地,随着城市不断发展,公交线路逐渐增加,公交运营更加规范,站牌站点也相应规范起来。那时候没有公交站台,也没有候车区,只是在站点附近的电线杆上挂上站牌,上面刻着该线路公交车的途经路线图,所有的站点都用一个圆点来表示。

  1978年,国家发布了有关公交站牌的统一标准,包头这才出现了直到现在还存在的国标式站杆。即一根铁杆,上面挂着一块写有站名的矩形铁牌,这样的公交站牌被大家称之为“光杆司令”。也是从那时开始,公交站牌越来越规范化,大家不仅开始重视站牌上各站点的准确度、方便性与完整性,也开始追求美观性。

  “站牌是铁制的,时间长了会因雨雪等自然因素侵蚀得锈迹斑斑,大家围在一起等车,站牌仿佛就成了一个地段的标志物一般。那是属于我们那个年代的记忆。”张先生说。

公交站牌旧照。图片来源:包头市公交集团 

  候车亭遮住一片风雨 

  几年后,包头市出现了不锈钢玻璃橱窗式的简易站牌——不锈钢包边,两层玻璃做橱窗,一米多高的长方形站牌,多条线路并联式排放。

  “那时候站牌上的线路基本就很清晰了,哪个线路车到哪儿,途经什么地方,几点发车几点收车,很清楚,但这样的站牌用了没有几年就被淘汰了,因为太容易被损毁。”刘玉兴说。原来,这样的站牌经常会被人将玻璃击碎破坏,从而使得里面标有站点线路的内容也遭到缺失,不仅丧失了美观性,连基本的准确性也很难保证。

  张先生对这些站牌也有深刻记忆,“这站牌最开始出来时人们觉得可新鲜呢,站牌上面的字也大了,比以前好辨认,有玻璃罩子套着,风刮不着雨淋不着的,一米多高的样子,放在那儿也显眼。”

  再后来,随着城市发展,包头出现了第一个可以称为公交候车亭的站台。几米长的候车长廊不仅能够遮风挡雨,还配上了休闲座椅,让乘客在等车途中能够休息。弓形钢支架、不锈钢滴水线、灯箱顶部装有射灯、具有防爆隔热膜……这样的新站台不仅外形美观,更增添了实用功能,每当夜幕降临,候车亭的明灯指引着乘客乘车的方向,照亮了夜归人回家的道路。凹型设计巧妙地为公交车停靠作了规划,避免因为公交车停靠时占用机动车道而出现安全隐患。大大的玻璃橱窗里面有了商业广告、公益广告。如今,赛汗塔拉公交站点出现了蒙古包造型的候车亭,这样的候车亭已经不仅仅是人们候车时的实用需求,还展示出一种民族情怀,一种城市文化。

  “现在包头的主干道几乎实现了候车亭全覆盖,钢铁大街、阿尔丁大街全部都设置了候车亭,晚上灯光一亮特别漂亮,一条水平线上的候车长廊让人感受着大都市的现代感,这是城市发展带来的变化,这种变化同样见证着这座城市的飞速发展。”公交运输集团宣传部副部长薛全说。

公交站牌旧照。图片来源:包头市公交集团 

  公交站设置以人为本 

  几十年间,城市在发展,包头市公交站点设置也在不断变化。

  薛全介绍,包头市一直按照国标要求设置站点,基本500米一个,有些地方甚至已经达到300米一个。基本满足“小区建到哪儿,公交车站就设到哪儿”的需求。

  “以前我家在九原区二道沙河,十多年前我住的地方住户不多,但已经设置了公交站,如今我家搬到了六和成小区,虽然起初其他设施还不完善,可公交站在我搬进新家的那年便设置了,对于我们而言,站点设置更像是一个方向,一种关怀。城市在扩张,公交站点在延伸,很棒。”市民王女士感慨道。

  城市中每增加一个居民小区,就意味着有成千上万的居民需要解决乘车问题,所以站点不断延伸对于市民而言很重要,对于公交集团而言则是一种责任。几十年的城市发展中,一些线路站牌上的站点从几个变成十几个直至如今的几十个。

  包头市除有1390个候车亭外,还有国标式的大将站和不锈钢杆的小将站在坚守岗位。2017年夏天,市民们曾反映一些站牌被树木挡住了。“那些站牌当年设置的时候周围的树木还只是小树苗,这么多年过去了,树苗变成了参天大树,小站牌就这样被‘隐形’了。”薛全说。不少市民建议在这些站点全部更换公交候车亭,但据记者了解,有不少因素制约着这愿望难以短期内实现。

  “更换候车亭需要满足好多条件,也需要多部门共同配合协调,比如说园林部门,因为设置候车亭需要足够宽敞的空间,有些站牌附近被大树包围,要建候车亭就必须将这些大树移除;比如电力部门,因为候车亭涉及到灯光用电亮化问题;比如说城管部门,因为涉及到道路硬化城市管理等等。且站牌设置的位置必须考虑周全,不能在路口,不能在车流量多的地段,必须靠近人流量大的小区、学校、商场,以达到方便市民的目的。”薛全说,未来,这些问题一定会随着城市发展慢慢解决。

 

  岁月中,公交站牌的变化见证着包头市公共交通的日新月异,见证者包头市城市文明进程,也见证着这座城市的飞速发展。其实,不管是公交站牌,还是城市建筑、道路、车辆、市民,城市每个角落的变化,城市的一点一滴进步和提升,都能让我们看到城市文明的进程,感受到文明带来的幸福和谐。(包头晚报 记者 李硕)


责任编辑:雒 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