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22日 星期五

首页>新版网站>榜样>身边好人

黄录秀:“那么苦都挺过来了,剩下的都是甜日子”

来源:今日蒙电 2020年10月15日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64年前,电影《上甘岭》中的一首插曲《我的祖国》传唱大江南北。时光荏苒,几十年间,这熟悉的旋律激励着一代又一代国人不断奋进。《上甘岭》作为取材于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战争的影视作品,讴歌了志愿军战士的赤子之心和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70年前,中国人民志愿军响应伟大领袖毛主席号召,卫国赴朝,取得了抗美援朝战争的伟大胜利。同时,中国近20万忠烈埋骨异乡,他们是当之无愧的英雄儿女,必将永久载入维护祖国安全和世界和平的史册。

  在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70周年之际,我们特别策划推出“致敬最可爱的人——纪念抗美援朝70周年·蒙电老兵记忆”大型融媒体报道,与广大读者共同重温那场扬国威、强国魂的“立国之战”。通过几名志愿军老战士的回忆,再现战场的烽火岁月,共同致敬反对强权、维护和平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

  1933年出生于四川省广安市、1950年参军入伍、87岁高龄的乌海电业局退休职工黄录秀,是一名志愿军老战士。从师部的宣传员到军部的电报兵;从自治区第三机械厂打字员到乌海电业局纪检专工……“三八线”的故事满是超乎想象的腥风血雨,也见证、影响了几代人的热血青春。入伍至今70载,世易时移,始终不变的是军人本色与赤胆忠心。

  当年的婷婷少女,历经战火洗礼与岁月沉淀,如今已是英雄迟暮、白发婆娑。近日,我们来到乌海市,拜访黄录秀老人,围坐黄老身旁,倾听老人讲述抗美援朝的故事。

  老人思维敏捷,回忆那些年走过的砂石路、钻过的防空洞、采访过的英雄事……轻言细语中如电影般浮现于笔者眼前。

  “不后悔!赶上那个年代,总要做些什么,即便重新选择,我还会去参军。”虽芳华已逝,但提起自己抗美援朝时的点点滴滴,老人初心不改,满腔热血从未凉去。

  出川北上 一别就是一辈子

  1950年的新中国,百业待举,百废待兴。而此时朝鲜半岛却火药味堪浓,各方势力剑拔弩张。

  “当时国内外环境很不好,身边的伙伴都参了军,在他们的鼓励下我也报名入伍了。因为念过书,被分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五十军一四九师四四六团搞宣传工作。队长问为啥参军,我说参军光荣、是为国家作贡献、是为人民服务。”黄老回忆道。

  1950年1月,17岁的黄录秀舍弃了殷实的家境与富裕的生活,花一样的年龄选择了“将生死置之度外”的军旅生涯。同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10月上旬,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把战火烧到鸭绿江畔……一四九师接到北上命令后立即开跋。匆忙间,黄录秀无暇同家人道别,只得面西三拜:待战争结束后再回乡孝亲。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一别却是一辈子。

  行军路,道阻且长。黄录秀随部队从四川省万县码头坐船出川至湖北,在接受爱国主义教育后坐车北上至前线,开启了她“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征程。

  从早忙到晚 顾不上害怕

  1950年10月中旬,一四九师抵达丹东,编入中国人民志愿军序列,驻扎鸭绿江畔。对一个从未上过战场、不谙世事的丫头而言,用黄老自己的话说:“啥也不懂,就是觉得挺有趣儿。”然而,“全天候”空袭的B-29轰炸机给黄录秀上了一课。

  “刚去的时候就在防空洞里蹲着,洞外面整天‘轰、轰、轰’的响,大家都以为是打雷呢。等爬出洞一看,昨儿还好好的房子,今儿就成废墟了,街道两边随处可见尸体、残肢,血水淌成了河……原来敌人的轰炸机就在头顶没日没夜的投炸弹,要炸掉鸭绿江桥,阻止中国人民志愿军援朝,那雷声是战士们在用高射炮打他们哩。”

  10月2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打响了进入朝鲜后的第一仗。次日,一四九师由丹东挺进朝鲜。黄录秀所在的宣传队伍白天钻坑道,晚上急行军。“白天在防空洞里点上蜡烛办公,空气本来就不流通,再加上蜡烛烟熏得眼泪直流……那时候每天从早忙到晚,顾不上害怕。”黄老说。

  温井之战、高阳追击战、水原防御战……黄老报道过的大小战役、前线战士很多,但最让她激动的当属采访同是一个团的英雄“老李”。

  1950年12月31日至1951年1月8日,美国政府采取“先停火,后谈判”,本意是为了争取喘息时间、卷土重来。中国人民志愿军看穿了这狡诈阴谋,突破“三八线”,主动进攻“联合国军”,此役也称抗美援朝“第三次战役”。黄录秀作为宣传人员随军出征,第一次跨过了“三八线”。

  某天——“领导带着一个憨憨的战士来宣传队让报道。他是我们四四六团的李光禄,和我是老乡,在战场上用手榴弹炸毁了敌人3辆坦克,两次被震晕过去,鼻子和耳朵里往出冒血,他爬起来继续战斗……后来,他被组织授予抗美援朝中国人民志愿军特等功臣,那是我们全团的英雄。”黄老说道。

  战争面前 生命如此脆弱

  1951年1月25日,抗美援朝“第四次战役”打响,黄录秀随五十军战略性后撤至“三八线”以北,退回朝鲜平安北道。1953年2月,黄录秀因工作表现突出被调入五十军政治部任电报员直至战争结束,期间有件事令她难以忘却。

  1953年4月12日晚9时许,敌机的轰鸣声划破漆黑的夜空。“那晚五十军司令部正在召开军事会议,副军长蔡正国主持。我们政治部接到提防空袭的命令,让躲进防空洞。晚10点左右,我们听到洞外爆炸声接连不断,炸了半个钟头。哎,蔡副军长在那次轰炸中牺牲了……”黄老说这话时语气中带着伤痛,“那晚的轰炸是敌人预谋已久的,五十军军部的位置早就被特务获悉了。”

  作为后勤人员,黄录秀大多时候是在部队后方,然而严峻程度丝毫不亚于前线。不仅要躲避敌人的轰炸,因为补给跟不上,就连最简单的吃喝问题在那时也成了最大的问题。为了前线战士“不吃紧”,后方通常要三个人,甚至四个人分吃一人的食量,淡水更是稀贵如金。

  “虽然是后方,但是每天也要训练,随时可能就上前线了。好多一起来参军的小伙伴,今天在一起有说有笑,明天上了战场就再没了音讯,连句‘再见’都来不及说。每次看到这一枚枚军章我就想,一定好好爱护身体,为了他们也要健健康康的。”黄老说道。

  “这应该就是结婚吧!”

  1953年7月27日,板门店奏响了抗美援朝战争胜利的凯歌。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历经战火淬炼的黄录秀已褪去三年前的稚嫩,经组织介绍与同是入朝志愿军战士宋步法(2017年逝世)于1954年7月23日喜结连理。一时间,“战地伉俪”在军中传为佳话。

  “老宋是政治部人事科的科长,大我9岁,是个老革命。高高大大的,平时很严肃……”谈及老伴儿,黄老难掩脸上的幸福。随后,老人拿起一张照片,还有结婚当天宋老写的日记:潘师长主持仪式,宣读了结婚证书。

  “经过这么一个仪式,我们之间的夫妻关系就固定下来了,这应该就是结婚吧!”风风雨雨,甘苦与共,老俩口携手度过了63个冬夏……其中,饱含着满满的责任与信任,还有浓浓的爱意与情怀。

  世易时移 移不走军人本色

  战争结束,英雄凯旋,战士们终于可以稍稍分享一下胜利的喜悦。但此时,黄录秀没有选择解甲归田,后来随老伴儿来到了荒芜贫瘠的内蒙古,扎根乌海投身支援边疆“四化”建设,并在党旗下庄严宣誓,成为了一名为实现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的中国共产党员。

黄录秀在五十军政治部担任电报员

  战友们劝她说:“你个女娃,何苦这么累?如今咱们打胜了,干一点儿清闲的工作不好吗?”

  但黄录秀坚持:“国家走向了和平,可全国上下都需要建设啊。我和老宋决定了,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那里贡献一己之力”。

  1989年,黄老于乌海电业局退休。时至今日,老人在生活中也非常低调,小区住户大多不知道身边有这么一位光荣的抗美援朝老兵,只有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才了解她的事迹。

  身体硬朗、雷厉风行和乐观积极是小区居民们对她最深的印象。在谈到老人的时候,大女儿宋鲜华满是自豪和心疼:“母亲是一个很坚强、能吃苦的人,很少听她喊累抱怨,她总是默默地把所有事情都做好。

  孙女宋洁更是充满了骄傲与崇敬:“奶奶永远是笑呵呵的,一副热心肠根本闲不住。年初疫情防控的时候还耍起‘小孩子气’,吵闹着要参与到社区防疫工作中。”老人也常说:“现在这日子,放在以前想都不敢想。战场上条件那么艰苦都挺过来了,剩下的都是甜日子。”

  记者手记——

  采访结束时,黄老坚持要出来送我们。天气微寒,凉风习习,直到车辆驶出好远,老人仍站在小区门口一个劲儿向我们挥手道别……对于那场战争,老人不懂唇亡齿寒,她只说:“坚决服从组织命令”;也不懂“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她只说:“打倒美帝国主义‘纸老虎’,保家卫国”。昔日的战场已没有了硝烟的痕迹,但那些纯朴军人的生命轨迹,如绚烂绽放的时代符号,光耀千秋、铸成永恒。(记者 徐则)

责任编辑:冯 伟达

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宣传部 自治区文明办主办 丨 内蒙古文明网 ©版权所有

蒙ICP备:09003619号-25蒙公网安备 15010502000268号